宁长秀:把每一份标本当作患者来对待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方云 发布: 2018-07-10 11:26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讯(记者 黄多亮 报道)提起临检科,很多人的脑海里都是一个这样的场景:科室里,检验师在摆弄着显微镜、血球仪、尿液分析仪和一些瓶瓶罐罐,仪器上沾着的是刚送来的患者的血液、尿液,空气里充斥着难闻的气息。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临检科主管检验师宁长秀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从收标本到出报告,每时每刻她都在按着程序操作,不敢有丝毫懈怠。

医院内“隐形的战士”

作为一名检验师,宁长秀的工作就是为医生的诊断提供准确的检验数据,让他们找到患者的病因,明确他们的诊断,对患者进行实时监测,为他们提供用药依据,根据患者病情随时增加或减少用药量。她就像一名隐形的战士一样,在患者背后默默付出却并不为他们所知晓。虽然不怎么跟病人接触,但是经常会有亲戚、朋友主动把检验报告拿给她看,虽然不像其他科室医生一样会治病,但是她还是会帮忙解答他们的疑惑,并在临床诊断方面为他们提供参考,为他们解释指标是偏高还是偏低,到底是哪方面出现了问题,对他们有什么影响等。

在她看来,检验师和临床医生既有不同也有联系,他们各自有着专业性较强的地方,但又构成了密切联系、相互合作、相辅相成的关系,“临床诊断如果没有检验的数据作依据,就是在盲人摸象。而检验的数据倘若没有临床症状作支持,无异于闭门造车”。

在临检科,宁长秀负责的是微生物检验,包括细菌、真菌的培养与检验,主要为临床感染性疾病患者做检验。每天她都有60~70份的标本要检测,与基本靠仪器的生化检验不一样的是,微生物检验大部分还是靠检验师手动地把一个个标本接种到血平板上,检测血常规时,白细胞的数量都是检验师借助显微镜一个一个数的。不同的检验报告花费时间也有所差异,通常来说,一份微生物阴性报告(患者身体正常)需要48个小时。而拿到一份阳性报告(患者出现可疑的致病菌)后,检验师要给患者做细菌鉴定、药敏试验等,常见细菌报告就需要3~4天,少见细菌报告要5~6天,真菌的检验报告则需5~10天。

临检科的标本类型各种各样,有血液、脑脊液、胸水、腹水、痰液、尿液、大便等,大多都有很浓的异味,宁长秀对此已经习惯了。当记者询问她如何适应时,她告诉记者:“我不仅仅把它当做一份标本,还把它看成是一位患者。正常的人不会来医院,这些标本都是来自于患者的各个部位,每次帮他们找到病因,心里都会感觉很高兴。”

医疗领域的“侦察兵”

1974年,宁长秀出生在宜黄县的一个小村子里,那时候的人们认为,把小孩送去读书只是为了让他们将来更好地找工作,所以初中毕业后她并没有继续读高中就而是进入了宜春卫校,由于当时通信技术不发达,她一直都不清楚检验师的职责,直到1993年卫校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宜黄县棠荫镇中心卫生院从事检验工作才开始有所了解,并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20多年的检验师生涯里,宁长秀感触最深的就是作为一名检验师,她一定要不断地加强学习、提升自己。因为临床病种不断地在变化,相应地,检验项目也不断地在增加,如果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病种,检验项目就要跟上新的病种。检验领域日新月异的变化,使得检验师的工作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如果一名检验师停滞不前,认为凭着以前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就足以胜任工作,不再通过各渠道继续学习的话,终将会被社会淘汰。

而她自身也一直在坚持学习,卫校毕业之后,第二年她就自学考上了南昌大学的大专。之后一段时间,由于要照顾小孩,她没有再继续学业,但她始终不忘学习。2008年,她通过成人高考拿到了南昌大学的本科文凭。毕业后,她考入南大医学院,脱产不工作去读全日制硕士研究生。期间曾以交流生的身份到美国内华达州雷诺内华大学学习,还因学习优良获得南大特等奖学金。2014年宁长秀研究生毕业后来到了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2016年9月被聘为第二届中国微生物学会临床微生物学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会委员兼细菌耐药机制学组委员。

此外,她每年都会定期参加国内有关微生物的年会及学术交流会,每月都会出去参加一些大课,然而,她仍觉得自己的知识远远不够。常常在工作之余,利用网络平台听课,或者说查阅相关文献资料,试图弄明白一些稀少、疑难的检验结果反映在临床上具体是何种疾病。

帮助患者减少痛苦是我最大的快乐

宁长秀说:“有时,检验结果与患者的临床病征并不相符,就要从多方面去寻找原因。比如标本采集是否严格按照了程序,采集过程中,样本有无受污染菌的影响。当临床医生怀疑患者某身体部位受细菌感染后,需要挑出该伤口部位的分泌物。只有致病菌被精准地挑出来,检验师才能将其培养出来。如果致病菌没被挑出来,而是皮肤表面一些正常存在但不会致病的细菌被挑出来,患者的伤口感染便会加重,致病的可能性会提高。”

宁长秀称,她还会严格按照质控的步骤去分析原因。临检科里的每个小组都有SOP(标准操作程序),在质量控制范围内,检验师都要按照这个程序去检测标本、按照这个标准去查找原因。最后她会主动跟临床医生去沟通,结合病人的症状和细菌培养的结果来判断细菌鉴定出来会不会是致命菌。如果临床医生反馈说病人并无任何病症,宁长秀会把它当作定植菌、污染菌处理,临床医生不再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减少了不必要的用药。

宁长秀认为检验科的核心在于质控,在她看来,如果没有质控来监测检验师,检验师就不知道自己的检验报告是否准确。比如说做阴性报告时要有个阴性对照,做阳性报告时要有个阳性对照,检验师才能知道患者的检验结果是真阳性还是假阳性。

有一个小男孩因为贪玩,没有注意卫生,经常用玩泥巴的手抓向脑袋,最后导致头部流脓,旁边还结了痂。当时医生认为这是真菌感染引起的,便让宁长秀给小男孩做了真菌培养。但宁长秀认为这只是一般都细菌感染引起的,于是她同时给小男孩做了真菌和一般细菌培养,结果他真菌培养鉴定出来是阴性(身体正常),而一般细菌培养鉴定出来是阳性(出现可疑的致病菌)。

“虽然我不会像医生那样跟患者打交道,但医生根据我提供的检验报告治好了患者,我也会感觉很自豪。帮患者找到病源、减少痛苦是我从事检验工作最大的快乐。”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