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勇:五级调解机制 助力乡村治理显成效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方云 发布: 2018-11-08 17:22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讯(记者 黄多亮 报道)今天,11月8日。在这第十九个记者节,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记者一行,一大早出发,来到了抚州市发改委驻崇仁县马鞍镇郭家村“连心”小分队驻地,采访了队长兼第一书记熊勇,听听他“五级调解机制”化解矛盾纠纷,助力乡村治理的故事。

早在今年夏季“双抢”时节,崇仁县马鞍镇郭家村岭下组村民严某与店前组村民曾某因田间放水灌溉进行争吵并发生拉扯、险些动起手来,回到家中双方都不服气便纠集各自亲属带上棍棒、锄头准备大干一仗。岭下组组长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与店前组组长联系,两个村小组组长迅速发动在家村民赶赴现场劝架阻隔,及时有效地制止了一起村民集体械斗事件。

村民矛盾纠纷的及时有效化解,得益于抚州市发改委驻村“连心”小分队第一书记熊勇创新推出的矛盾纠纷“五级调解机制”。创新机制的背后,是熊勇和驻村“连心”小分队贯彻落实省、市脱贫攻坚决策部署、助力乡村治理、探索农村矛盾纠纷化解路径的有益实践。

郭家村位于崇仁县马鞍镇东南部,是崇仁县与乐安县的交界之处,全村土地总面积8.7平方公里,总人口1200余人,交通闭塞外加宗室、家族观念较强,导致当地村与村之间摩擦、山林纠纷、宅基地纠纷、婚姻纠纷时有发生。

今年上半年,郭家村油元组村民余某因常年在外务工、与家人长期两地分居,妻子强烈要求与其离婚并将一纸诉状告上法庭。眼看原本美满的一个家庭即将分崩离析,油元村小组组长赶紧召集村民进行调解。首次调解未果后,“连心”小分队与村干部联合村中辈分高的老人、老党员、老干部以及当地“有名望的人”进行二次调解,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村民余某与妻子和好如初。

通过对这起婚姻纠葛的成功化解,熊勇经过思考,得到启发,认为农村矛盾纠纷的产生有其特定的地域、风俗、人情因素,光靠村干部单打独斗远远不够,何不整合村里的老党员、老干部、宗室家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人以及当地知名人士等各类资源一起做工作。随后,一个致力于探索乡村矛盾纠纷化解路径的“五级调解机制”在熊勇脑海里正式诞生。

熊勇告诉记者,“五级调解机制”,即由村小组调解、乡贤(知名人士)调解、党员小组调解、村委会调解、乡镇统筹调解组成的乡村矛盾纠纷五个层级化解。

所谓调解程序,就是每一起矛盾纠纷,首先由村小组组长组织调解;村小组调解未成功的,由乡贤代表(知名人士)组织调解;乡贤代表(知名人士)调解未成功的,由村党员小组组织调解;村党员小组调解还未成功的,由驻村连心“小分队”和村 “两委”干部组织进行村级调解;村级调解仍未成功的,由乡镇党委、政府统筹进行调解。

熊勇介绍,一级调解:村小组调解,召集人——村小组组长。各村民小组成立调解小组,从村民小组中推选数人组成,以村小组熟悉情况、第一现场等优势,及时对村小组排查或发生的矛盾纠纷进行调解。

二级调解:由乡贤(知名人士)调解,召集人——乡贤或知名人士代表。成立村乡贤(知名人士)调解小组,由村小组或宗室家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人、当地 “有名气的人”(包括出生、成长于当地的政府机关或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村致富带头人、创业能手)、在外对家乡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有志之士”组成,运用“乡情”、“威望”、“影响力”等要素,对村小组难以调解的矛盾纠纷进行二次调解

三级调解:党员小组调解,召集人——党员小组代表。成立村党员调解小组,由村中老党员、老干部、具有丰富基层工作经验和较强组织协调能力的党员组成,充分发挥老党员、老干部明事理、通人情和熟知村规民约的优势,对乡贤(知名人士)难以调解的矛盾纠纷进行精细化调解。

四级调解:村委会调解,召集人——驻村连心“小分队”第一书记和村支部书记。成立村委会调解小组,由驻村连心“小分队”干部以及村“两委”班子组成,充分发挥村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对村党员小组难以调解的矛盾纠纷进行村级系统化调解。

五级调解:乡镇统筹调解,召集人——乡镇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在乡镇党委、政府的统筹安排下,综合运用司法调解、人民调解、行政调解三位一体调解机制,进行资源整合、全面协调、无缝对接,从而达到化解矛盾纠纷、乡村善治有序的最终效果。

同时,建立村三级信访维稳信息员队伍:一级信访维稳信息员由各村小组组长担任,二级信访维稳信息员由村扶贫专干担任,三级信访维稳信息员由村支部书记担任。日常工作中,一级向二级,二级向三级,三级向乡镇逐级汇报,确保信访事件和矛盾纠纷当事人行知去向、动知轨迹。

据了解,在2018年的农田改造过程中,因施工方整改不到位,郭家村炉家组和洋洲组村民邹某、蔡某、黄某、缪某等人反响很大,并相互串联煽动其他村民扬言要到镇上和县里上访,经村小组调解、乡贤(知名人士)调解、党员小组调解三个层级调解后仍然与施工方谈不拢,双方各不相让。得知这一情况后,驻村连心“小分队”第一书记熊勇和村支部书记立即启动四级调解,并组织前三级调解中的村小组组长、村里“有名望的人”、“有话语权的能人志士”及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党员、老干部组成联合调解小组进行调解,逐一详谈,各个击破,同时要求施工方拿出最大整改诚意。经过耐心细致的工作,最后数位村民与施工方达成一致意见,一起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工程纠纷经过四级调解得以平息。

通过推行“五级调解机制”,乡村一批苗头性事件得到及时有效遏制、大多数涉稳安全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一大批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在村或村小组,实现了乡村信访维稳调解工作精细化、系统化、规范化和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镇、矛盾不上交、信访不积压的工作目标。今年1至10月,郭家村累计消除涉稳安全隐患8个,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5件,化解成功率达100%,没有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和赴省进京访,有力维护了乡镇社会大局稳定。而驻村第一书记熊勇,也被该村村民称为人们的调解员。

猜你还想看: